太平天國魯王任化邦:湘軍名將鮑超和劉銘傳都害怕他

  在歷史長河中,任化邦可以說是很出名了,那么大家知道他的故事嗎?接下來趣歷史小編為您講解。

  1864年7月,由宅男洪秀全組建的人間“小天堂”太平天國曾國荃吉字營的猛烈攻擊下崩潰,連同忠王李秀成在內的一千多人被俘虜。不過,太平天國并沒有因此而滅亡,其余部還在中原、東南沿海一帶繼續抵抗,直到1868年最后一支打著太平天國旗號作戰的捻軍在山東、揚州一帶覆滅,太平天國運動的余波才結束。1874年,輔王楊輔清在沿海再次準備起義,不幸被叛徒馬融和出賣而遭到逮捕,太平天國宣告徹底滅亡。

  1864年7月之后,堪稱清軍對手的只有打著太平天國旗號作戰的捻軍,曾國藩一世英明就差點毀在這支軍隊手中。在捻軍中,受封為太平天國魯王的任化邦作戰十分勇猛,尤其擅長使用騎兵,曾在山東高樓寨戰役中陣斬蒙古科爾沁郡王僧格林沁,被譽為“第一騎兵名將”。中興名臣李鴻章對其評價是:“實今日第一等騎將好漢,至以項羽相比。”可謂一語中的。

image.png

  任化邦,原名任柱,安徽蒙城人,少有膽略,性情好爽,對人常言道:“爹娘生我,我身可管,心性天賦,豈能管束。”任化邦十歲那年,家鄉餓殍遍野,疾病流行,其父母均在這一年相繼死亡,他只好寄養到伯父任乾家中,并追隨伯父在兩淮地區販賣私鹽。在販賣私鹽過程中,任化邦結識了眾多江湖朋友,也增長了社會閱歷,這對他日后的成長非常有利。1853年4月,太平天國名將林鳳祥揮師北伐,兩淮人民紛紛響應。此時,任乾老朋友張洛行在雉河集結捻起義,響應太平天國北伐軍,號稱“捻軍”。任化邦追隨任乾起事,一起參加捻軍,并立下赫赫戰功。1856年,地主團練武裝趁著任乾外出,勾結叛徒張建勛等偷襲壇城捻軍分部,大肆屠殺,并將任化邦等18騎兵團團包圍。不過,任化邦抓住冬季兩淮多霧天氣之良機,趁著大霧突出重圍,揚長而去

  1857年夏,翼王石達開率部脫離洪家朝廷,太平天國勢力受到極大削弱,李秀成為扭轉危局,只好將眼光投向正在崛起之中的捻軍。此時,任化邦率部追隨捻軍領袖張洛行渡過淮河,轉載皖北、蘇北,屢立戰功,被封為藍旗主將。1858年,任化邦回師救援蒙城,其間任乾戰死,任化邦繼任藍旗旗主。由于李秀成思想工作得力,張洛行、任化邦、張宗禹等均加入太平天國(奉正朔),接受洪天王統一指揮。1858年11月,任化邦等捻軍將領配合吳如孝南下攻擊桐城,牽制湘軍增援部隊,為陳玉成、李秀成取得“三河大捷”創造條件。任化邦因功受封為魯王。1864年7月,天京被攻破,不久,扶王陳得才在湖北敗亡,捻軍部眾一片混亂。關鍵時刻,任化邦、張宗禹等推舉遵王賴文光統領全軍,繼續打著太平天國的旗號與清軍作戰,并取得赫赫戰果。

  由于捻軍在中原馳騁多年,四處攻城略地,擊殺朝廷官員,清廷在收拾完洪家集團后便立馬投入“剿捻”作戰中。當時,“剿捻”統帥是號稱晚清八旗第一名將的蒙古科爾沁郡王僧格林沁,其麾下的東三省、蒙古馬隊總計近三萬,堪稱是當時最彪悍的騎兵之一。1860年10月,英法聯軍進逼通州八里橋,僧格林沁指揮馬隊直接沖擊聯軍方陣,雖然作戰失利,馬隊彪悍之作風還是給世人留下深刻印象。任化邦,也是善于使用騎兵的絕頂高手,號稱項羽再世,后來打得鮑超、劉銘傳等猛將苦叫連天,單獨作戰時,望見“藍旗”則立馬撤退。可以說,僧格林沁與任化邦可謂是棋逢對手,不分伯仲。起初,僧格林沁利用團隊優勢,連連追殺任化邦,從河南到湖北再到河南,最后追到山東境內。1865年5月,任化邦等東捻軍將領采取“誘敵深入”之計,不斷吸引東三省、蒙古馬隊進入預定伏擊圈,在高樓寨一戰中陣斬僧格林沁,所部7000余人全部戰死,其余則聞風潰逃。

image.png

  僧格林沁陣亡后,清朝已經不能在滿蒙貴族集團中再找出合適的統兵大將,只好將目光投向曾被解散的湘軍。曾國藩,剿滅太平天國的大功臣,此時統帥大軍出征,成為“剿捻”新一任主帥。對于曾國藩的用兵水準,善于指揮騎兵的任化邦自然不放在眼里。要知道,曾國藩親自指揮的戰斗,幾乎沒有取勝過,還幾次三番差點被石達開、李秀成等活捉;再則,曾國藩的戰術理念很呆板,其麾下湘軍最擅長的是“挖壕溝”、“建柵欄”、“筑高壘”,也就是采取“龜殼”戰術,利用后勤優勢搞“圍點打援”,耗死對手。可惜,這一套戰術,對搞“流動作戰”的捻軍而言絲毫不起作用,曾國藩屢次被任化邦耍得團團轉。1866年9月,任化邦親自率領騎兵沖鋒陷陣,在開封蘆花崗找到渡河地點,一舉突破曾國藩湘軍防線,直奔山東而去,東捻軍前鋒曾一度抵達北京周圍,朝廷震怒。為此,曾國藩被解除統帥職務,并感嘆:“任化邦之騎最悍,誠項羽之儔,人中之怪杰也!”

  曾國藩被解除“剿捻”統帥職后,繼任者是號稱“東方俾斯麥”的李鴻章,其麾下的淮軍也成為“剿捻”主力。李鴻章的用兵水準也很一般,但其麾下猛將劉銘傳則比較厲害,后來還成功保衛臺灣。1867年2月,任化邦決定先拿淮軍主力劉銘傳部開刀,以震懾敵膽。2月19日,任化邦身先士卒,殺入敵陣,指揮東捻軍在湖北尹龍河畔猛沖劉銘傳大營,擊斃了總兵唐殿奎、唐履安等,將劉銘傳團團包圍住。此時,劉銘傳頓感壓力,嚇得脫掉官服,席地而坐,等待東捻軍將其俘虜。很遺憾,湘軍悍將鮑超突然率部偷襲東捻軍側后,任化邦陷入兩面作戰之不利境地,但依然率部奮勇沖殺,跳出包圍圈。此戰,淮軍損失慘重,全副西洋裝備的精銳之師損失過半。李鴻章哀嘆道:“任化邦稱雄十年,擁騎萬匹,東三省及蒙古馬隊,俱為戰盡,實今日第一等騎將好漢!”

  劉銘傳歷經此戰后,對任化邦十分畏懼,搞正面戰斗,自己完全不是對手。俗話說:“堡壘容易從內部被攻破”,因此他收買了任化邦身邊的親信潘貴升,并許諾給予他高官厚祿。1867年11月,雙方在蘇北展開終極對決,劉銘傳所部淮軍幾乎被任化邦全殲。關鍵時刻,叛徒潘貴升來到任化邦側后,用劉銘傳贈送給他的洋槍擊穿任化邦腰肋,魯王直接陣亡。淮軍轉敗為勝。

  免責聲明:以上內容源自網絡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,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。

推薦中…

24小時熱文

換一換

最新更新

  • 人物
  • 解密
  • 戰史
  • 野史
  • 文史
  • 文化

最新排行

  • 點擊排行
  • 圖庫排行
  • 專題排行

精彩推薦

圖說世界

換一換
外围体育app